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姑嫂一夜
姑嫂一夜

姑嫂一夜

嫂子过门仅仅三天,哥哥就出了远门,到南方做生意去 了。嫂子独守空房。 牙床帷冷,总要叫上晴妹子伴睡。

  这天晚上,天气十分燥热,嫂子破例敞了半扇后窗睡觉。半夜时分,一条黑 影如同狸猫般轻捷无声地从窗口钻进了屋里。 嫂子迷迷糊糊中只觉得身上似乎压了一个重物,让她呼吸困难。一睁眼,便 发现一个浑身汗臭,胡子拉碴的男人正趴在自己身上。嫂子吓坏了,伸手推醒了 睡在里边的晴妹子。晴妹子睁开睡眼,一把寒光闪闪的菜刀让她打了个寒噤,顿 时睡意全消,不敢稍有动弹。 男人索性拉亮了电灯,两女看见这男人大半张脸都被毛巾遮住了,一身黑衣, 如同电视里的土匪。男人手里的菜刀不住的挥舞,似乎随时会砍下来,只惊得二 女花容失色。 男人走到窗边,关紧窗户,拉严窗帘,又检查了一遍门锁,确认锁紧了,才 走回床边,顺手开大了电扇的风量。 男人用一种鸭公般沙哑的声音问:「谁是新媳妇?」 晴妹子见黑衣人不是找她,松了一口气推了推嫂子:「是找你的。」 男人扬了扬菜刀:「我只找新媳妇,你别出声,闪里头去,我弄完事就走, 决不找你!」 「我,我不叫。」十六岁的晴妹子轻信了狼不吃羊的谎言,闪身缩到了里边 的床角落里。

  嫂子也只有二十二岁,是刚从省医科大学分到这个小县城的人民医院实习的 医生,长得十分漂亮。这时她吓得浑身发抖。男人伸手揭开了盖在她身上的那床 薄毯,拉着她一双脚,把她拖到床沿边,拉开了她的双腿。嫂子不敢反抗,更不 敢呼救。色狼将她的内裤扯烂了,揉成一团,丢到床外,反手拉开自己的裤带,将裤子连同裤衩都褪到了膝下,挺着硬梆梆的老二,将嫂子摁在床沿边。 男人按着嫂子的上身,嫂子叉开双腿,男人站在她的两腿中间,正方便进入。 男人用手扶着老二,对准嫂子腿缝中那条鲜嫩的肉缝,扎了下去。嫂子毕竟还是 个雏儿,到了这时候便乱了手脚,挣扎起来:「不行的,这样会出事的,抽屉里 有避孕套,你先戴上吧……」男人欲火正炽,哪会罢手,调整好位置后便顺利地 进入了嫂子的体内,缓缓顶到没根的时候,便加大了频率,大力抽送。嫂子破身 未久,下体创痛未愈,疼得不住地推压在身上的男人。男人将她的双手扭到背后, 用一只手按住,另一只手从嫂子T恤衫下伸了进去,摸着那两只鼓胀的奶子,淫 笑不已。男人还嫌一只手不够劲,招呼晴妹子帮他按住嫂子的双手,禄山之抓遍 走巫山神女十二峰。

  这样的高强度刺激下,两分钟后,嫂子终于苦尽甘来了,虽然她仍在扭动挣 扎,但不如说那是在迎合,男人把她的T恤衫翻至胸脯以上,解开了那有些碍事 的乳罩,双手游走,大揩其油。 男人用力挺动着下身,搞得嫂子低吟不已。晴妹子在一边看得脸红心跳,生 理上不知不觉得起了变化,玉颊飞红,下身微潮,还痒痒的,麻麻的,涨酥酥的, 令她控制不住地以手指去抚弄下身来求得缓解,但是越抚弄就越兴奋。男人一边 搞嫂子,一边把手伸向了一边的少女:「思春了?嘿嘿,小妮子未解风情,连自 慰都没学会,来来来,我在你身上也花点功夫,让你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!尝尽 做女人的好处……」「你你说过只找新媳妇,不找我的……」晴妹子的灵智尚未 泯却。「干你**的,我只看几眼,摸几把,你那**总是要给男人看的,我看一下 又少不了你一块肉!!」男人凶巴巴地威胁道。「我还是黄花闺女,你那样做了, 我以后怎么嫁人?」晴妹子一语道破了关键所在。「放心吧,我不会犁庭扫穴, 给你剖蚌取珠的,只是看一看,摸一摸,没事的,明早上你穿上衣衫,照样是一 个黄花闺女呐!你这么漂亮,少不了男人追你……」男人早已食指大动,但是他深知对付尚未经人道的处女,是心急吃不了热豆 腐的,所以又耐心地软语相劝。晴妹子终究年轻,加上眼前的男女秘戏早已被挑 起了情火,于是屈服了:「你说话可得算话,别毁了我的清白。」男人奸笑着说: 「妹子,放一百个心,哥心疼你哩!!」急火火地一把将晴妹子抱过来,放在嫂 子身侧,改用侧身抽送的方式继续干嫂子,另外却腾出了右手,眼睛早透过晴妹 子那宽松的睡衣领口看见了她那对养了16年的大白兔儿,探手钻进衫底……晴 妹子这时并不害怕,反而全身兴奋得起了一阵哆嗦,不由自主闭上了眼睛。 男人见她这种情状,更兴起了一股奸污她的念头,一股邪火在心头熊熊烧起, 不由停止了对嫂子的抽动,转移到晴妹子的身上,狠命揉搓着她那洁白粉嫩的圣 女峰,16岁的晴妹子早已发育成熟,胸脯高挺,臀部浑圆,人生得水灵俊俏, 又是未经人道的黄花大闺女,这更叫男人欲火如焚。 他迅速动手把晴妹子剥光了,就像祭坛上的大白羔羊,一丝不挂。白雪似玉 的肉体看得男人下身铁硬,黑红色的肉棒怒涨坚挺,上面青筋暴露,直挺微颤, 向上斜挑,晶光瓦亮的龟头,独眼园睁。

  晴妹子属于小巧、丰满,肉感十足的类 型,皮肤光滑细嫩,乳房挺拨高耸,弹性十足,乳头红艳,阴毛在小丘上乌黑发 亮,浓密地包围着三角区及阴唇两侧,臂部肥圆,粉腿修长。男人吞了一口口水, 用臭嘴在晴妹子的奶子上一顿乱啃,留下了不少的牙印,男人终于忍不住了,用 力拉开了晴妹子的双腿。晴妹子惊觉了,马上挣扎起来,男人一边继续用强,一 边说:「好妹子,我只看一看,别动!」男人的谎言又一次得逞,幼稚的少女停 止了最后的反抗,怯生生地向色狼敞开了处女那神圣的圣地。 玉体横呈,体香阵阵,少女特有的青春气息让色狼兽性大发,男人用两手拇 指按住晴妹子的大阴唇,往两侧用力扒开,嫩红的涧道已一览无余了,男人将下 体胀得发紫的肉棍凑上去,在洞口稍加摩娑,顾不了怜香惜玉,猛地捅进了少女 那微润的阴道,晴妹子闷哼一声,下身猛地拱起,那撕裂处女膜的剧痛让让她本 能地想把这个给她带来痛楚的男人掀下去,但男人这时早已实实在在地占有了她 并且控制了她,双手搂住了她的细腰,如同野猪在糟蹋一根嫩苗,疯狂地发泄了起来,晴妹子下体阵阵剧痛,令她珠泪盈盈,双腿间血迹斑斑,床单上红花点点, 令人触目惊心。

  男人一口气干了一百多下才停下来喘了几口气。晴妹子趁机挣脱 出来,滚到了床里边,抱着被单缩成一团,瑟瑟发抖,刚才的一幕令她感到极度 的恐惧。男人浑 身是汗,犹如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,他嘿嘿淫笑着,用晴妹子的内衣擦拭着 胯下那狰狞的阳具,那玩意直直的挺着,好像一柄带血的刺刀,男人消了一点火, 体力透支得厉害,看着面前这两个刚被他弄到手的花不溜丢的娘们,暂时没有进 一步的动作。 男人在精神上开始摧残两位年青的姑娘:「你们之前到底跟多少男人干过, 小屄怎么那么松松垮垮,像天天接客的婊子一样了!」嫂子欲哭无泪地看着这个 强奸了自己的男人,开始抽泣。 男人休息了十几分钟,色眼中又冒出了绿光,一把抱起嫂子,让她站在床边, 上身俯卧在床沿上,翘起了大白屁股,他就那样站在后边,激烈地搞起来,嫂子 的奶子随着抽送而一悠一颤,男人的下体大幅度地抽动,双手也不曾闲下,在嫂 子那吊着的奶子上猛力揉搓,嫂子被他搞得哼哼唧唧,不知是痛苦还是愉悦……浪了几分钟,男人倦了,便躺到床上,示意嫂子帮他口交。嫂子犹豫了一下, 望着那条黑不溜秋的脏物事,最后还是俯下身,轻轻含住男人的阴囊,然后去吮 男人的龟头和肉棒儿。男人惬意地享受着,邪笑道:「你们女人真他娘贱,平常 高贵得很,让男人搞几下就下贱得如同妓女一样了……」 口交带给男人一阵阵麻酥酥的刺激令他的下身再次坚挺如钢杵,直挺挺的精 光四射。男人再次找上了晴妹子。晴妹子又一次被这个男人骑到了腰上,这次她 觉得下身的疼痛似乎麻木了,更有一股奇痒,只盼男人插得再深,再用力点才好, 不久竟主动配合起来,一股股强烈的愉悦感让她忍不住呻吟起来,可就在她兴奋 的时候,男人再支撑不住,「噢」了一声,泄得一塌糊涂,热乎乎的精液射在了 晴妹子的下体深处,晴妹子在这时也达到了性爱的高潮。 男人泄了精,并不立刻抽出枪,而是趴在美少女的身上,迷迷糊糊进入了梦 乡,可怜晴妹子,身上压着牛高马大的色狼,差点喘不过气来,怎么还能入睡, 只能咬牙苦苦支撑下去。天明的时候,男人醒来了,他下身的死蛇又蠕动起来, 不久竟奇迹般再次挺立起来,男人用手指试了试硬度,满意极了,先是对晴妹子 大肆挞伐,然后再找上了嫂子。在朝阳升起来之前,男人让二女又数度攀上了性 爱的颠峰。最后,男人把一泡精液射在晴妹子的胸脯上和脸上,才心满意足的从 窗口溜了出去,一闪不见,留下极度疲惫的二女。

  【完】